牦牛:西藏的綜合圖符
2017年03月07日 11:35:07      來源:西藏人文地理網    
0

導讀:牦牛的被馴化、被畜養、被役使、被廣泛利用,以及它的被精神化、被藝術化,是藏族文化的重要基礎和支撐,為了更進一步傳播高原文明和牦牛文化,加深人類對高原之舟的了解。

1.jpg

感恩牦牛

牦牛的被馴化、被畜養、被役使、被廣泛利用,以及它的被精神化、被藝術化,是藏族文化的重要基礎和支撐,也是人類文明進程宏偉篇章中的一個傳奇故事。

研究表明,海拔2000-5000米的青藏高原是地球上牦牛的主要棲息地。牦牛被馴服和利用的最早證據出自距今近4000年的拉薩曲貢遺址。從該遺址中出土的動物有綿羊、牦牛和狗的遺骸。由此可以推斷,藏綿羊和牦牛是曲貢村民的主要肉食來源,牦牛和綿羊在當時飼養已經比較普遍。曲貢家牦牛個體不大,細角,是迄今所知的最早的家牦牛。這也說明農牧結合的模式在西藏地區很早就出現了,這是藏族先民對古代畜牧業的一大貢獻。當然,牦牛在高原的馴化成功的年代,也許還要早于曲貢人生存的年代。

距今四、五千年的昌都卡若遺址,也曾出土了大量牛骨,在《昌都卡若》一書中,雖僅鑒定其是為???,未提及種屬,但證明了早期人類對牛的利用以及與牛的密切關系。

20世紀50年代,在青海都蘭若木洪遺址的搭里他里哈遺址曾發現類似牦牛形象的小陶器,其時代相當于中原地區的西周。說明人類很早就已經對牦牛寄托了文化的內涵。

2003年,在西藏那曲察秀塘祭祀遺址里,考古人員更是發現了在牦牛頭骨上墨書的藏文和一些宗教符號。據考證墨書藏文內容當屬于巫咒性質,字體類似于楷書向草書過渡的藏文字體??茖W推測,祭祀遺址的年代為9世紀--11世紀,它是一處西藏原始宗教本教的祭祀或巫術活動遺存。它的發現更說明牦牛與西藏古代民間原始宗教的關系,說明藏民族對牦牛賦予的精神內涵。

展開青藏高原自然與科學、人文與歷史、精神與藝術的恢弘畫卷,在美妙神圣的雪域圣境中,高原人類和牦牛與大自然融為一體,崇尚自然萬象,遵從自然規律,造就生態文明,和萬千生靈和睦相處,休戚與共,在不斷交替的歷史進程中積淀著寂靜殊勝的文化底蘊和從容純真的人類性格。

牦牛作為高原人類的生產伴侶和財富源泉,始終行進于高寒遼闊的青藏高原上,世世代代都是高原人類勇往向前的路標楷模,不斷為高原人類提供精神追求和生存動力。不但以自己天生堅忍不拔之特質滋養著高原人類經受磨難、堅強不屈、樂觀進取的特異氣質,以雪域之舟高遠的胸襟包容萬物、吐故納新、堅守性情,指示雪域人類坦蕩明晰胸懷中志愿成就前世來生的遠大理想,而且還以自己似雪域雄獅一樣強壯體質、熱烈似火的燎原性情和似天地寬厚的容忍情懷,為世代生活在寒冷高原的堅強人類帶來溫暖熱情,撫慰心靈,振奮精神,開闊眼界。

為了更進一步傳播高原文明和牦牛文化,加深人類對高原之舟的了解,本刊特于西藏牦牛博物館開館之際出版本期牦牛專輯,以示我們對牦牛及牦牛精神的無限感恩。

十世班禪大師曾經說過:“沒有牦牛就沒有藏族?!蔽鞑孛耖g諺語也說:“凡是有藏族的地方,就有牦?!?。

牦牛,藏人的生命文化共同體

在青藏高原,牦牛很早就先于人類開始生活于這片廣袤無垠之地,并和人類一道守護著這片圣神的凈土,這就是高原人類世世代代敬重牦牛,并結伴積淀高原文明的緣由所在。

對于高原人類而言,牦牛是永遠的祖先,是祖父母,是父母,是兄弟姐妹,是子女,是朋友伙伴,是鄰家親戚朋友……是在千萬年來共同的實際生產、生活中,自然形成的生命共同體和文化共同體。

亞頗章,牦牛的宮殿

牦牛數千年來與藏族人民相伴相隨,盡其所有成就了藏族人民的衣、食、住、行、運、燒、耕。牦牛的存在和使用,涉及到青藏高原的政治、教育、商業、戰爭、娛樂、醫學、物質用品等等,深刻地影響了藏族人民的精神性格,也影響了藏族人民物質生活的方方面面,從而形成了獨特的高原牦牛文化。

為肩負起保存牦牛文化物證,傳播牦牛文化知識,中國乃至世界第一座以牦牛為主題的國家級專題博物館,將于2014年5月18日國際博物館日實現開館試運行。

野牦牛,荒原的沉默者

全球野牦牛數量的幾乎一半,都生活在西藏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在流傳的與野牦牛發生接觸的各種故事版本里,野牦牛都因性格暴躁、極具攻擊性而令人生畏。而喬治·夏勒博士從生物學角度的描述則代表著深深的擔憂:“野牦牛象征著廣闊無限的羌塘,是這個高地的符號。同時,它們也代表著青藏高原上野生動物的艱難狀況?!?/p>

責任編輯:卓嘎

備案號:藏ICP備15000039號-1 版權所有:那曲地區比如縣人民福建体彩网 網站標識碼:5424230001 技術支持:西藏傳媒集團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福建体彩网